听骨拾雨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各份大纲(纸质)全部肝完,基本定稿,2020年高考完再动笔

目测大纲有全职/龙族/魔道/盗笔/及各种原创

bl/bg/gl不定

cp杂食

仅以此作为提醒,2020年暑假,不要忘了那些在脑海里徘徊数年的人物情节和各种设定

flag不倒

要记住对沧和惊蛰的承诺

                                                  拾雨  2018.8.20

【忘羡】嘻嘻嘻

苏又.:

气炸了随手一码


——先来个便当组解解气——


[01.]


江厌离眨了眨眼,有点儿回不过神来:“温姑娘和那位……不是一个人吧。”


金子轩搂紧了媳妇儿的腰不悦蹙眉:“哪来的疯子造谣。”


[02.]


薛洋含着糖,坐在树杈上懒洋洋道:“我喜欢谁?——小瞎子把你竹竿给我收起来。”


阿箐气得拿竹竿敲地笃笃声更甚,扯着晓星尘的衣袖要讨说法。


晓星尘摸了摸阿箐的头发,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世间乱七八糟的言论总会很多,不必在意这些。”


“道长你还是这么无聊,”薛洋摇头叹了口气,小虎牙一露惊得阿箐毛骨悚然,只见那张笑着的面孔透着森森诡意,“实在不行我夺舍重归,撒她点儿尸毒粉玩玩?”


——正剧——


[01.]


“啊?我喜欢你?“


魏无羡看着这个自称温情的女子,心底也隐约希望她是重生归来,可他知道这绝不可能。


温情。


她就连当初留在世上的东西都在围剿乱葬岗时被烧了个精光。


太久无人提起的名字已经烂在了魏无羡心底,每每闲时看见温宁跟着小辈们折腾玩闹,看着思追弯着眉笑的侧颜,他便不由得想起当初那些狼狈混乱的岁月。


虽说是心大得很,可真要忆起往事,心底也是揪着疼。


他永远都欠着温情。


有什么赔礼是能还清一条命,一个灵魂的?


思及此,魏无羡还是勉强扯出了一丝笑意,状作开玩笑般与平日无异:“姑娘可别这么说了,我家娘子醋得很,当初废了好大劲儿才追上这么个天仙,我可不能丢了啊。”


说罢,他礼貌性颔首准备绕道离开,未想又被这人拦住,温情蓝忘机兔子绵绵一连串和自己经历完全不一样的神展开故事被这人理直气壮地叙述一遍又顺带数落了他一番,又如何让人听不出其中的洋洋得意与占有欲?


十几年的沉淀,旁人对自己的辱骂他早已不在意。


而此时,魏无羡眼底竟有了几许冰冷。


“这位姑娘,兔子我只送蓝湛,大梵山之事我可以自己推理,师姐的爱情不需要别人插手帮忙,况且……温情已经被挫骨扬灰,”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强行压制内心的暴躁,“积点口德吧。”


[02.]


“你说什么?!我舅舅能喜欢你?你放——”


蓝思追的阻拦让金凌口中的脏话及时刹了车,少年盛怒的脸不带丝毫收敛,岁华毫不犹豫地拔出泛着璨然剑光,又被一群伙伴拥着硬生生给塞了回去。


众人都去劝阻金凌,蓝思追慌乱中四处寻找,果然看见躲在暗处的温宁现身,他与温宁对视了一眼,温宁摇了摇头。


“你不是阿姐,”温宁走近他们,凶尸没有情感,可他却觉得心底涌上了一股堵着的难受,一字一句说出来提醒自己这个事实,”阿姐,是再也回不来了的。”


终于劝下来金凌,蓝思追给他顺着气,心底也是一片沉郁。他仔细观察着这个从未见过的姑娘,掷地有声地歪曲一堆事实,可又实在看不出什么能判定这人在胡言乱语的端倪。


蓝景仪倒是彻底扔下了雅正,确认了这人不是温情就插着腰就大骂起来:“你是脑子有问题还是脑补太多啊,金家和江家是你能高攀上的吗?你说你是温情,来那你给我秀一把你的医术看看啊?冒牌货!”


蓝思追此时也并不想去阻止蓝景仪了,各家子弟纷纷嘲讽大骂起来,金凌更是死死握着岁华的剑柄,话语都气得有些发抖:“我娘那么好,用得着你这种女人搭桥牵线?还助攻?!我呸!”


“给我放话出去,金家地盘别让我看见她!有人发现她越界就给我打出去!”


[03.]


“啊?走向是这样吗?不应该啊……你你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聂怀桑看着这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实在是没辙,一个劲儿地搬出三不知真言。


“那他们为什么都这么对我?!”


“我真的不知道哇姑娘……要不,你问问别人?”


聂怀桑愁眉苦脸最后终于找理由把姑娘送走,一转头就又恢复了潇洒公子气概,慢悠悠地摇头叹了口气。


“编个故事也这么牵强,世家五大公子造谣了四个,估计活不久咯。”


[04.]


莲花坞一片清净,大门敞开,校场无人,家仆全空,直教人内心惴惴不安走近了大厅。


江澄看见来人冷笑一声,他坐在家主椅上慢慢儿摩挲着手指上的紫电,沉郁的脸色让整个屋子气氛都有些阴。


“我听说了不少江湖传言便专门在此等候。姑娘不妨再复述一遍?”


[05.]


蓝忘机面色冷淡,看着眼前的姑娘哭哭啼啼,向他哭诉着世人对自己的不公。


这个姑娘大闹一番,就算魏婴没有提这茬,也早被蓝景仪嘴快把槽吐了个精光。仙门百家对这毒瘤无语不已,奈何世井传言已经传开,祥和盛世不比当年,就是有哪个家族想私自处置了都得顾着风声。


所以才敢跑来姑苏堵最好说话的蓝家人。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这不是你说的吗!”


蓝忘机提着手中的天子笑,依旧端颜雅正毫不轻怠,略微颔首道:“世间险恶,万事繁杂,不敢缚人,仅以律己。姑娘见笑了,请回吧。”


——
彩蛋:


醉酒后,蓝忘机一直看着不大对劲儿,怨气满身连魏无羡都撩不舒坦。


“二哥哥,你怎么了?唉你倒是说话啊?”


蓝忘机把视线转向魏无羡,眼底冷冰冰地道:“她在哪?”


“啊?”魏无羡一怔,想起前些日子凭空出现闹得仙门百家嗤笑的疯女子,心道这又是谁打的小报告,笑了笑安慰道,“一个疯人而已,后来有人说她是邪物所化,江澄早带人铲了。”


如此聒噪扰秩之人,也实在不能怪他铁寸心肠了,爱心总是有限的。


蓝忘机眼底的冰霜这才渐渐消去,与魏无羡对视了半晌。


魏无羡见他还愣着,试探性眨了眨眼,想在他面前晃一晃,谁知蓝忘机猛地将人搂到怀里,箍得死紧。


“你是我的。”


他恶狠狠地道,几乎要把怨气隔着土地送给那位已经安息的疯人。


魏无羡好笑地轻轻拍着他后背,什么污言秽语又蹦出来一大堆,待到勒在腰间的手力道松了几分,魏无羡那颗生怕蓝湛冲出去挖坟而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感觉到蓝忘机将脸埋在自己脖颈间,鼻息温热撒得他痒,一个闷闷的声音道:“谁都别想再抢走你。”


魏无羡愣了愣,然后眼底化为一片笑意。


“嗯。”

[关于忘羡] 吐槽一下

忘羡的糖点,
明明是“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是“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是“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牵呗”

是“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问灵十三载,终得故人归

叽与wifi的情意,真的,不是只有“天天”那么肤浅

闲世_:

没错,最讨厌动不动就在那儿“天天天天”的,最讨厌,没有之一,怕是真没谈过恋爱了,搞得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为了“天天”,脑子里啥也没有只有“天天”。可拉几把倒吧,你叽的优点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被这些人刷的只剩下“天天”,烦死人


叶清逸🍃:



我想问一下,天天这个梗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连写段子都要写上?还是蓝忘机说的?




他那么雅正的人会整天把这种事挂在嘴边儿吗????








是,他很爱很爱wifi。但是也他妈不会时时刻刻想着上床这种事儿吧???




两句话都没说完就“天天就是天天”我可去您的???




他们在一起就是他妈的除了干那种事儿别的都不想了???????




是没谈过恋爱还是怎么回事儿????




谁告诉你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蓝二对wifi的爱????












我也喜欢看忘羡的车,是很甜很刺激。但是最起码要正常啊。是不是?




蓝二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荤话都不会蹦几句,会整天一说话“天天就是天天”?








我承认,原著里叽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很动心。




偶尔说一下没什么,但现在真的是泛滥成灾了。




老是出现还是不分场合的出现是怎么回事儿??




①羡说几句话。“天天”




②羡叫叽一下。“天天”




③羡犯了小错。“天天”




我他妈蓝二除了天天是不会干别的????




叽在你们心里就是这么个人儿????








别让那些路人粉儿一想起忘羡就是“天天就是天天”好不好。




他们经历过那么多周折才最后走到一起,不是为了“天天”的。




他们有那~~么好!为什么非要是这句话最有代表性呢?




请大家好好儿想一想,成不?








只是吐槽一下,建议一下。




毕竟我还没什么我一说大家都要听的权利。




表示赞同的就赞同,不同意的我也没什么能说的。




并不是为了挑起事端,造成不便我也会删除道歉。




但是我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看不得蓝二巨ooc。




占tag抱歉了。